ARENE

手癌晚期已岂料
放完稿/试阅的地方

【李乔】《爱所爱的》试阅

(五)

 

把话说得太满的后果需要由双方共同来承担。

看着乔一帆光着身子走向浴室的背影,李轩也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迷上这种感觉了。

这种两个人互相满足还不用承担任何风险和责任的感觉。

他觉得自己不是这样的人。可乔一帆从没说过什么,他也就只能装傻,安于现状。

现在这样不是挺好?

洗干净之后,乔一帆躺在李轩怀里抬手摸他下巴上经过一夜辛劳长出来的胡茬。不过相差四五岁而已,却在这些细微末节上显露无疑。

时间过得太快,刚在比赛里认识他的时候还未满二十,如今却也快到了他当初的年纪。

李轩终于忍不住下巴的酥痒,捉住作乱的手吻了一下,指尖有硬质的触感。

“指甲长了。”职业选手对此还是很敏感的,李轩侧过头来问,“我帮你剪?”

属于国际冠军的双手亲自提供服务,还真挺奢侈的。

“嗯。”还是第一次这样,不知怎么心跳有点快。就跟每次帮他带上套时一样,心里不断自我催眠都这么多次了还紧张个什么,但依然控制不了内心深处的感觉。

身体没去管那些跳脱的思维,自然而然就交出了手。

这时的李轩还没有退役,又是身在X市,钥匙链上就挂着一把指甲刀。把人拖到卫生间,打开灯,洗手池前的镜子上映出了两个人影。他仔细修剪着,认真的表情和在打比赛时没什么两样,看得乔一帆不禁生出了他们俩是如此相爱的错觉。

镜子折射出来的光有些刺眼,想什么呢。

换另一只手的时候,李轩一直找不到一个好的角度,最后想了想还是把人抱上了洗手台这才满意。

台面有些凉,倒不如说是皮肤有些发烫。

一言不发。

剪完之后又是相当仔细地用指甲锉一根根磨掉棱角,做得似乎比外边修甲店里的小妹还认真熟练。乔一帆想问他是不是以前也经常这样,给别人修剪指甲?或只是修剪他自己的?但转而又一想两人的关系,乔一帆就没问出口。

他们俩之间本就没什么关系,何必自讨没趣。

身体交给你,没大问题。

就怕捧了心给你,你不收啊。

修完之后,李轩刚要起身就被一双脚勾住。

“谢谢。”来自懂礼貌的后辈。

自下而上的一个深吻,他把人压在洗手台上又来了一发。

还有欲望,就是好事。




(十)

 

相处久了之后,自然而然就了解了对方的习惯。

动情时,李轩看着乔一帆十分有默契地递过来一个套,心里不禁有些感慨。在这个世界上,乔一帆恐怕是除了自己的父母以外最了解自己的人了吧。

两人相拥着倒在了床上。

瞧瞧,不用多话,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就能明白下一步要干什么。

这样的经历多几次之后,李轩心里不知道怎么就有点慌了。尤其是当这种默契不仅限于床上生活的时候。

他相当的不安。

人们讨厌束缚,但有时却也的确需要一些束缚。

李轩的手指抚过熟睡中乔一帆的后背,被空调吹得有点凉,于是轻轻给他拉上了被子。

这算什么?不愿去想。

明眼人都看出来乔一帆爱李轩,偏偏这两个人一个打死不承认,另一个也从没表过什么态。知情的前辈们摇头叹气着,哪怕让这两个人打打闹闹轰轰烈烈来场生离死别都比这么平平淡淡的客气过场要痛快。

爱自己所爱的人,真的有那么难么?

难,真难。

评论

© AR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