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ENE

手癌晚期已岂料
放完稿/试阅的地方

【刻冰BE】《销魂》完整版

销魂

——欢乐或伤感到极点,若魂魄离散躯壳。

 

 

天界与鬼界的斗争已经持续千年了。最初战争仅存在于这两个位面的交界处,然而随着双方的势力范围越来越广,战火也逐渐蔓延到了人界这片土地上。

原本纯白的墙壁上爬满了漆黑的利爪——这座小城中唯一的教堂里的最后一道防线眼马上就要被攻破了。

小手冰凉举着比她身体还高的十字架,努力往其中输送自身的力量。

柔和的光辉与周围其他牧师的输出汇聚在一起,形成一道巨大的光柱,照射在教堂的大门上,抵抗着门外鬼界大军的攻击。

然而这种在纯粹力量上的比拼毕竟还是以数量众多的鬼界大军更占优势。教堂脆弱的门就要抵挡不住那些邪恶的鬼军的气息了。小手冰凉脸色惨白,因为她体内的力量在一秒钟之前已经被全部抽空。她扶着十字架勉强站立着,却在下一秒钟陷入了绝望——那道由所有人苦苦守护着的大门被彻底击碎。

败了。

她跪倒在地,心中默念忏悔。恐怕在今生已不能再服侍主了。

她很清楚,在鬼界大军的手中,她的下场只有一个。

眼睁睁地看着幽幽鬼火降临在她身前,小手冰凉倾尽全身的力量仰起头来,眼中充满了不屈的神色。

你可以夺走我的生命,但你不能夺走我的信仰。

巨大的镰刀被举起,只在顷刻间便可斩断她那纤细的脖颈,收割她的性命。在她身后早已有不少牧师惨死在鬼军手下,他们都是英勇的战士,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依然守护着这个早已被天界放弃了的残破边城。

但镰刀迟迟没有落下,取而代之的是她耳边传来的一阵低沉笑声。

“我喜欢你这样的,有意思的小牧师……”

心生警觉,却已经太晚。

后脑处遭袭,小手冰凉瞬间失去了意识。

 

 

那是一张精致的脸,却偏偏带着邪气和诱惑,让人一见便欲罢不能。她高昂着头,蔑视身下跪倒的一切鬼界亡灵。漆黑的长袍紧紧地裹住她的身体,那凹凸有致的曲线却让人不禁遐想长袍之下究竟是怎样一副光景。

而这些,只有小手冰凉有缘得见。

这间房里只有黑与红两种颜色,像是在夜中燃烧着的火焰,能烧尽人的灵魂一般。

小手冰凉体内的光明之力于此处得不到丝毫补充,在这里她只是废人一个,甚至连许多底层的亡灵生物都不及。她被囚禁在这间房里,除了身下这张床,什么东西都没有。

后脑处隐隐作痛,正当她努力地回想昏迷前发生的事时,耳边忽然响起了那个她似乎听到过一次的声音,低沉而又魅惑。

“小牧师,你现在是我的了……”

小手冰凉朝声音发出的方向转过头。

谁?是谁在说话?!

“这样完美无瑕的身体……唔……真想让人一口一口地慢慢吃掉……”

这回是反方向!

“你不想么?……尝试从未有过的快感……”

不!

“你在颤抖呢……不用怕,会很舒服的……”

死死捂住耳朵,不要!走开!!!

“真是碍事的遮羞布呢……”

妖娆的身形显现,长袍被褪下,只余其中亮黑色的皮衣遮住诱人的部位。

小手冰凉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压制住,只能仰面躺在床上不能移动分毫。

她终于如愿见到了声音的主人,并且马上反应了过来,她认得这张面容!从前在教堂中被教导学习过,这个亲手屠杀了千万天界和人界同胞的,正是统帅鬼界大军的女王——鬼刻。

纤细的手指,尖利的红色指甲,行过之处的布料毫无抵抗地被绞碎,露出里边脆弱的身体。

鬼刻俯身压在小手冰凉身上,欣赏着自己的猎物在身下颤抖,却依旧假装坚强地抵抗着。

“人类就只会自欺欺人……”指尖划破下身最后一缕布料,沾上了未知的液体,“你看,你都湿了。”

小手冰凉苍白的脸上情不自禁地挂上了一丝绯红,“才,才没有……”

“哦?那这是什么?”鬼刻将潮湿的指尖贴上小手冰凉的嘴唇,修长的腿弯曲起来,用膝盖分开小手冰凉的双腿,在隐秘处不断磨蹭着。

“你……放开我!……不,干脆杀了我好了!”

小手冰凉已经被折磨得快到崩溃边缘,双眼通红,努力不让理智被情欲压倒。

鬼刻伸手握住小手冰凉娇小的玉兔,轻轻揉捏着,“我舍不得杀你呢,小牧师……”

顺着脖颈一路亲吻下去,鬼刻感觉到小手冰凉的身体变得越来越热,对此她只是低声笑了笑便继续往下吻着,直到那不盈一握的脚心。

“我看上的东西,谁也别想夺走。”

赤红色的光辉闪过,尖利的指甲瞬间被修剪整齐。

那,是一种销魂蚀骨的感觉。

 

 

小手冰凉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可以移动了,但此时她却没有力气再起身。脑中浮现出一幕幕羞人的回忆,她拼命想要把那些画面从脑海中删去,却只能让一切更加深刻地被烙印在脑中。

只有女人才更懂女人。

鬼刻低沉的嗓音中带着一股特殊的力量,让她难以忘怀。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她真的体会到了这辈子都没有过的……

不!不!不要再去想了!!

身体已经被玷污,灵魂也已经迈入了堕落的深渊,她已不再是神的儿女,她已不配再去以神之侍者的身份自居。

泪水从眼角滑落。

即使是在被鬼刻侵占的时候,她也不曾哭过。可是现在,当她想起犯下这不可饶恕之罪的自己,小手冰凉忍不住流着泪忏悔了起来。

 

 

鬼刻隔几天便来见小手冰凉一次,最初还会用自身力量压制住她,可到后来无需压制,小手冰凉也已经不怎么反抗了。对此鬼刻笑得更是高深。人类所谓的坚持也就不过如此。然而她却不知,其实小手冰凉的心早已经死了。

每日每夜,没人的时候,清醒的时候,小手冰凉唯一会做的便是不停地忏悔。但她深知,无论她再怎么向神明祈祷悔过,也抵不过她所犯下的罪孽。

直到有一日,也不知道是不是鬼刻有意没有关好门,小手冰凉竟然发现了通往外界的道路。

为了让作为人类的小手冰凉能够维持正常的生命,鬼刻将这间私宅设立在了鬼界与人界交汇处,这也给她的逃脱创造了很好的条件。而这些天她的不反抗也让鬼刻的动作轻柔了很多,因此她也有了逃跑的体力。

隐身于墙边阴影里的鬼刻拖着长袍,望着渐行渐远的小手冰凉勾了勾嘴角。她喜欢的正是小手冰凉这种不屈不挠的精神。顺从听话的猎物总是玩玩便腻了,而这个小牧师不同,她无时无刻都不在反抗着,身体僵硬的顺从与配合又怎能瞒得过鬼界女王的眼睛?

但这一切对鬼刻来说都有着格外的吸引力。

如果当时的鬼刻能欲知到将要发生的一切,她也许会后悔此时的决定。

小手冰凉并没有回到那个她视为家乡的城镇,她知道那里恐怕早已被亡灵所占据了。她凭着记忆,依靠太阳与星辰辨着方位,日以继夜地朝着离自己最近的主城走去。

所经的几个城镇大部分都变成了亡灵的乐园,这让她感到愤慨却也无能为力。仅凭她一个人的力量不足以改变什么,而现在她所求的只是想要得到救赎罢了。

主城,尖顶的教堂已经遥遥在望。一股令她感到格外舒服的圣洁气息环绕着她的身体,她不禁露出了一个微笑。

在这里,她将得到期盼已久的重生。

一个踉跄,小手冰凉跪倒在教堂门前,她倾尽了浑身的力量伸出了手,想要离那里再近一点。

沉重的眼皮合上之前,她看到教堂的门终于被打开了。



再睁眼时,所见的不是什么圣洁之光,而是熊熊燃起的大火。

你身上有鬼界的气息!你是天界和人界的叛徒!

你是异端!就该被活活烧死!

还妄想得到什么救赎?下地狱去吧!

神是不会原谅你的!

叛徒!叛徒!!叛徒!!!

异端!异端!!异端!!!

下地狱!下地狱!!下地狱!!!

 

 

这就是结局么?被固定在火刑架上的小手冰凉想着。

连神也无法原谅自己了吗?

或者这只是人界之人擅自代替神所做的决定?

可这些都不重要了……

自己再也无法触摸到天界的领土,也再不会有人怜悯自己了。

……

远处的地平线上升起了若有似无的幽黑色烟雾,周围的人群开始骚乱。

看吧,果然是鬼界的奸细!就是她引来了鬼界大军!

不,不是这样的……小手冰凉艰难地抬着头……

难道是她?!

是鬼刻,率领着万千亡灵来进攻这座人界的主城。浩浩荡荡的鬼军不顾路上的一切阻拦,无条件服从着鬼界女王的命令——攻破这座城,夺回那个女人。

“我看上的东西,谁也别想夺走。”

鬼刻低沉的话语还隐约回响在小手冰凉的耳边,但她已经没有力气再抬头看一眼了。

只有她来了。

小手冰凉全身被火焰吞没,连泪水都被蒸干。

可惜已经太晚了。

……

当鬼刻终于率领大军攻破这座人类主城,急速奔至火刑架前时,一切早已被烧得干干净净。

什么都没剩下。

连魂都拘不到了。

有什么液体,顺着鬼刻高傲的面庞流下。

 


《销魂》完

评论

© AR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