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ENE

手癌晚期已岂料
放完稿/试阅的地方

【李乔HE】《你才是渣男你全家都是渣男!》完整版

       从前,在虚空山上住着一个大魔王。

       据说他无恶不作,欺凌弱小,打压恶霸,使得虚空山方圆百里之内都无人敢靠近。

       还有传言说,他是个一等一的,渣男。

       他不仅欺骗了无数少男少女懵懂的心,就连曾经和他亲密无间的家人好友也深受其毒害,身体和心灵方方面面都遭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一时间,这样的传闻越来越多,而外界也开始逐渐组成了一支讨伐虚空大魔王的队伍。

 

       此时,虚空山上。

        “大王!——大王!不好啦!”李迅慌张地跑来主殿,看见他正喊着的那个大王正在悠闲地拿一根胡萝卜喂怀里抱着的兔子。

        “跟你说多少遍了,叫我队长。”李轩抬眼瞅了李迅一眼,继续喂他的兔子。

       李迅默默吐槽了一下,好好的大魔王不做,非要学人家小说里让虚空山上下所有人都叫他队长。大魔王,魔王大人,大王什么的听起来多气派!比什么天杀的队长强太多了……

       可吐槽归吐槽,他李迅还没那个胆子把真心话说出来,他可不想惹了这个大魔王,看看那只兔子就知道是什么下场了……

        “李队啊!不好了!山下现在围了一群人说是要攻上山来呐!!!”

        “哦?他们为什么要攻上山?”李轩的注意力终于不在兔子上了。

        “因为……因为他们想一睹大……呃……队长的英姿!”李迅差点就说漏嘴。

       要说这事也怪他。本来虚空山上相安无事了多年,所谓的大魔王李轩也无非就是宅了一点。天天守在祖传的虚空殿里,养养动物,种种花草,对其他人也挺和善的。

       如此以来,李迅作为虚空殿大总管着实是有些无聊。这不,某天李迅在整理殿中杂物的时候翻出了一整套小说,于是就拉着魔王大人一起兴高采烈地看了起来。

       从那以后,李轩就开始让人改称他队长了。

       而李迅呢,也开始暗搓搓地写起所谓的同人文,还印出来发到了山下,结交了一帮同好,同时也将 [虚空山上住着一个大魔王] 的谣言在人群中传播开来。至于是什么小说竟然如此魔性,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既然他们想来那就让他们来呗,山上已经很久没有新鲜的面孔了。”李轩微微勾起一边嘴角一笑。而正是这个笑容让旁边的总管大人不淡定了。

       大王啊!不愧是魔王大人!就是这种邪魅的笑!跟我写的小说里简直是一模一样!!!

       李迅光顾着开脑洞,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魔王大人的话。

       等等?!这深深的 [我家大门常打开,开放怀抱等你] 的即视感是怎么一回事?!

       虚空山上的大魔王刚刚好像做了什么不得了的决定。

 

       总管大人很惆怅,他倒不担心外人攻上山来。就说这虚空山也不是随便谁都能上来的,必须是得有特殊气场的人才能找到真正上山的路,否则就只能在山腰上转转,人品差的话也有可能迷迷糊糊地直接从山腰上滚下去。

       那么什么样的气场才是所谓特殊的气场呢?

       这一点,就连大魔王都不清楚。

       就这样相安无事地过了一周。虚空山上的大魔王依旧是养养动物,种种花草,偶尔再翻两本从总管那里抢过来的小说。

       翻完了最后一页,大魔王李轩有点意犹未尽。小说的最后,那位让自己代入感极强的队长居然只是打了个酱油,稍微刷了刷存在感——这简直是人干事啊?!

       如果有后续就好了……

       窝在主殿正中间的椅子上的大魔王忧郁地托着腮,心里对那部小说的作者虽然有些怨念,但总的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故事。接下来要看什么好呢?殿里的存书可不多了啊……

       如果那个常年出门在外好几年也不回虚空山一趟的副殿主还在就好了,也许还能让他帮自己捎几本小说回来。

 

        “哟,最近怎么看起小说来了?”一个声音在正神游天外的大魔王头顶响起。

        “阿策?你可算回来了!我刚才还想着你呢。”

       吴羽策,虚空殿的副殿主。可惜,由于他经常云游在外,并没有什么人听说过他的大名。

       不过在他看来,这当然算是一件好事。

        “想个屁!你就天天无所事事吧,你知道外边有多少人围着这座虚空山转悠呢吗?我回来的时候还以为走错了地方,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人!你到底干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了?!”吴羽策纵然一直对李轩的不作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这回是真的看不下去了。

        “有那么多人?”原本还有些消沉的李轩眼睛一亮,“那可有人找到了上山的路?”

        “找到了也被我踢下去了。”吴羽策满不在意。

        “阿策,你这可就不对了。咱们虚空需要新鲜血液啊,现在每天就这么几个人在山上晃悠多无聊啊。”

        “那你想怎么办?”吴羽策觉得李轩说的多少有些道理,或许有新人来了之后就能管住这个逗比殿主了。

        “我就去半路上迎接他们吧。”李轩又露出了大魔王的笑容。

       妈呀,吴羽策被震惊到了,这个宅男殿主居然肯出门了!肯定是今天他回虚空山的方式不对!

 

       李轩换了套便服就出了虚空殿,完全没发现吴羽策和李迅正悄悄地跟在他后边。大魔王今天的心情很好,掏出祖传的地图认准方向后就朝着唯一的那条由山顶通向山脚下的路走去。

        “副殿,今天大王他是不是吃错了什么了?”李迅实在想不到什么原因导致这个死宅大魔王这么积极主动地出门。

        “我还正想问你呢,你最近都给他吃的什么啊?”吴羽策瞥了一眼旁边猫着腰藏在草丛里的总管。

        “呃……安利……”

       而且还是冷cp的安利。

 

       也许是天可怜虚空山上的生物们,李轩还没在小路上走多远之后就遇到了一个背着药篓的少年。他的手上虽然还沾着污泥,但这些却依旧掩盖不住他那修长又白皙的手指。

       其实,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产生好感是件挺简单的事,就比如现在的魔王大人。

       李轩从没有见过这样的一双手。要说在虚空山上的人中,就没有一个手长得不好看的。灵活型的,小巧型的,又细又长的……李轩什么样的手没见过,可偏偏被这个采药少年的手吸引住了目光。

        “这位……兄台?呃前辈?你踩到了一味很珍贵的药材……”

       大魔王回过神来,这个人在叫自己呢,“抱歉刚才走神了,在下李轩,虚空殿殿主。”虽然不怎么出门,但一些客套的礼节他还是懂的。

        “什,什……么?!你是虚空殿的?!!你……你……”采药少年显然是受到了惊吓,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也不顾什么珍稀药材了。当今世上,谁不知道虚空山上的虚空殿里住着一个大魔王?而这个大魔王现在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这,这肯定是难逃一死了啊!

       李轩见人摔倒哪有不扶的道理,倒是那个少年一副认命了的表情让他有些疑惑。

        “还没有请教小兄弟的名号?”

        “在下乔一帆,只是路过采药的……”少年真没算到他只是来采个药也能碰上这个恶名在乡里邻间都流传着的大魔王。算了,只求他最后能给自己留个全尸吧……

        “难得有缘相遇,乔小兄弟不如来我虚空殿坐坐?”大魔王发出的邀请没人敢拒绝。

       乔一帆心里默默计算着逃跑成功的几率,看了眼一直拽着自己胳膊不放的大魔王的爪子之后还是放弃了。听天由命吧……

       其实大魔王只是担心他再次摔倒而已。

       默默围观这一幕的吴羽策和李迅心里都替这个叫作乔一帆的少年点了个蜡。

 

       恢弘的山门,雄伟的大殿,乔一帆心想着这就将是自己的葬身之所么?还是说这个大魔王要先把自己好好地玩弄几遍再杀掉?一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心生悲凉,爹啊娘啊,儿无法回报你们的养育之恩了……

       李轩还奇怪呢,怎么这个少年一路上都是这种快哭了的表情?这可不好啊。

        “你有什么心事么?”

        “……”乔一帆没有回答他,只是默默地跟着他走。

       李轩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面对着乔一帆,然后一把将他搂进了怀里,一只手抚着他的后背,另一只手摸了摸他的头,安慰道,“没关系的,都会好的。”这还是从李迅那里抢来的书上写的安慰人的方法。

       乔一帆没有反抗,只不过被这么搂着心里倒也踏实了很多。也许这个大魔王良心发现了?不打算杀他了?不过他的身上,有一股能让人感到安定的味道呢。闻着闻着,之前本就疲惫又受了惊吓的乔一帆终于在李轩大魔王的怀里昏睡了过去。

 

        “副……副殿……这,这种情况你见过么……”李迅大总管已经被闪瞎了狗眼了。

        “还真没。”吴羽策毕竟是从小跟李轩一起长大的,对此还有一些抵抗力。

       不过这样也好,吴羽策心想,也许这一次之后他就不用经常回来确认虚空山的大殿主是不是还活着,没被生生宅死了。

 

       乔一帆睁眼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一定被那个穷凶极恶的大魔王囚禁了。

       咦?可是怎么还有窗户?不应该啊,设定里明明是一间密室啊。再看了看自己身上,也没缺胳膊短腿的,连一块肉都没少,衣服裤子也都在,就是鞋……虽然被脱掉了可也还整齐地码放在床边的地上。

       要逃跑么?理智告诉乔一帆应该这么做,可又有哪里给他感觉不对。

       会不会逃跑之后反被抓回来然后……

       就在乔一帆胡思乱想的时候,有人敲了两下门。乔一帆下意识地说了句请进就后悔了。这,这不是挖坑给自己跳么?所有的逃跑计划也都没戏了。

       李轩推开门,脸上全是关切,“小乔啊,你已经睡了一天了,有没有感觉好一点?”

        “这……魔王大人……在下感觉,好多了……”

       见乔一帆表情还是有些异样,李轩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确认了他的体温正常后才放下心来。

        “我叫李轩。”

        “李轩……殿主?”

        “不好,太生分。”

        “那……李轩……前辈?”

        “我也没比你大多少。”

        “李兄?……轩哥?……”

       大魔王眼睛一亮。乔一帆知道自己蒙对了。

        “轩哥?”乔一帆默默记住了这个称呼,没想到大魔王竟然喜欢这种画风。

       而这时在外边听墙角的两个人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于是乔一帆正式入住虚空殿。每天的工作就是给大魔王讲述山下的见闻。

       李轩时常迷失在乔一帆清澈而平静的嗓音中。所有的那些奇闻轶事从他口中被讲述出来都会带来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像是真真切切地看到了那个场景一样,从旁观者的角度欣赏着无数景色。

       李轩觉得自己怕是离不开乔一帆了,他也不是看不出来乔一帆从一开始就不愿被困在这座山上,可是他实在是太需要这个人了,他不想放他走。

       乔一帆也逐渐习惯了山上的风景,那些都是常人见不到的奇景,可是见多了也就那么回事了。他也认识了很多人,比如喜爱八卦的总管李迅,几个月才回虚空山一次的副殿主,还有活泼好动的小盖,另外还有几个掌握着秘术可以变透明的人……

       可是其他人见得再多,也比不上天天都能见到的李轩大魔王。虽然乔一帆已经明确地被告知所有的关于大魔王的传说都是谣言,他也不必再担心什么被虐待被杀掉或者被吃掉了,可是对于李轩这个人,他还是有些好奇的。

       究竟是什么能让他一直宅在虚空殿里二十余年呢?

       对此,大魔王的回答只有一句话。

        “因为我没有遇到想要带我出去的人啊。”

 

       乔一帆已经习惯了动不动就被李轩搂在怀里了,据李迅所说,这是一种患得患失的表现。可是窝在他的怀里也很舒服呢,自己会不会也是一样的患得患失?

       李轩又想起了以前那只他养过的兔子,也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不过没关系,现在他有了比兔子更适合自己的一个人。

 

        某一天,两个人在虚空山最高的地方看着夕阳。

        “你愿意带我下山去看看吗?”

       像是一句咒语,解锁了一片新的天地。

        “好啊。”乔一帆笑着答应。其实只要能和这个人在一起,无论他们在哪里都不重要了。

        “正好可以去趟你家,要带多少聘礼才合适呢?”

        “把李迅总管卖了吧,听说他现在身价可高了。”乔一帆仍然对当初李迅造谣的事有阴影。

        “好主意!”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最后的结局就是李迅总管变卖大部分收藏,好不容易才把自己赎回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送走了大魔王和那个已经被大魔王同化了的黑心小天使。

       从此他们云游四方,看遍了天下各种奇观异景,也不忘每隔半年回虚空山探望一下留在那里的人们。听说副殿主最后也找到了自己的归宿,日子过得相当有趣,只可惜他们回虚空的时间经常被错开,还未曾见过面呢……

 

       从前,在虚空山上住着一个大魔王。

       据说他无恶不作,欺凌弱小,打压恶霸,使得虚空山方圆百里之内都无人敢靠近。

       还有传言说,他是个一等一的,渣男。

       他不仅欺骗了无数少男少女懵懂的心,就连曾经和他亲密无间的家人好友也深受其毒害,身体和心灵方方面面都遭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说书人还在讲着这个老掉牙的故事,乔一帆看了一眼身边明显不太爽的人,拉过他的手按摩了起来。

       耳边传来低语,“魔王大人今晚又想怎么渣呀?”

       又是熟悉的大魔王邪魅的笑。

        “你说呢?”

       黑心小天使。



《你才是渣男你全家都是渣男!》完

评论

© AR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