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ENE

手癌晚期已岂料
放完稿/试阅的地方

【李乔BE】《边界》完整版

       湿稠而又猩红的血液顺着太刀雪纹流下来,一滴一滴落到地上,将土壤染成了暗红色。

       持刀少年淡漠地看着眼前如同修罗地狱一样的场景——辨不清形状的肉块散落在四周,偶有头颅瞪大了的眼中充满了恐惧,而剩下的若不是已成了肉泥便是和满地的鲜血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条小河,蜿蜒到少年的脚下。

       少年从怀中掏出了一块白布,认真地擦拭着手中的太刀,心中默算着这已是仇家名单上倒数第二个门派了。而最后一个,也是最艰难的一个,便只剩最为飘渺无踪的虚空山庄了……

       一声闷雷在头顶响起,少年微微抬头,感觉到有细密的雨丝降下,落在脸上像是泪一样顺着面颊滑落。少年记得,也是这样一个雨天,七个门派同时杀入自己的师门,那样血流成河的场景便是眼前的修罗场也比不上的啊。

       他亲眼看到师父被斩于剑下,看到师弟被长矛射穿,看到无数同门被杀了个干净,而他自己也是受到重伤。幸好敌人手中的剑偏了一寸,没有斩断他的命,却也留下了一颗复仇的种子。

       从尸堆中爬出来的少年当时便立誓,血债血偿,哪怕是搭上他自己的命也要为师门报仇。

 

        “你这样下去,怕是修不到鬼道的极致,就已经入了魔道。”一个陌生的声音在少年身后响起。

       少年一惊,自己竟然没有发觉有人靠近。瞬间转身,手中太刀也已准备好一战。然而来人却似乎没有和他对抗的意思。

       来人晃了晃手中的武器,似乎也是一把太刀,只是看起来比少年手中的雪纹略短了一寸。

        “如你所见,我也是修鬼道的,多了句嘴,只是不忍见到一个好苗子就这么被毁了。”来人眯了下眼睛,像是要看穿眼前的少年,“你受过重伤,不得已才放弃以前所学改修鬼道,不是么?”

        “与你无关。”少年依旧面无表情。

        “这你就说错了,我本是路过却遇到了和我所修相同的你,眼见你只差一步就堕入魔道这才来好心提醒你。我都不嫌跟你多花点时间,你倒先嫌弃我了。”来人看起来有点无奈。

        “失礼了,多谢提醒。”没想到少年倒是很有礼貌,“告辞。”

        “哎你别走啊,你不想修到鬼道的极致吗?你不想治好你身上的暗伤吗?”那人依旧死皮赖脸地跟着少年。

 

       两个人速度极快,不一会儿就走了十几里地。少年起初觉得不愿和来路不明的人搅在一起,后来见他跟了自己一路只是在劝说自己跟他一起修鬼道,便也没了那么多恶感。直到两人走到了一条小溪边上,少年才停了下来。

        “你说了一路,喝点水吧。”没了杀人时戾气的少年和旁人无异,有些关切的表情甚至比旁人更显温顺。

        “哦,好。”那人到溪边先是洗了把脸,随后拿手捧了水喝了两口,转头跟少年说,“这水很凉也很甜啊,你也来喝点?”

       少年走了过去,和那人一起蹲在溪边。

        “对了,在下李轩,还不知道你……”

        “乔一帆。”

        “挺适合你的,名字。”

        “谢谢……”乔一帆有点不好意思,羞涩地笑了,“这是我的师父给我取的。”

        “你师父对你很好吧?”

        “嗯,师父对我很好的,可是他已经死了。”乔一帆语气里没有过多的悲伤。

        “抱歉……你一定很难过……”

        “不会,我会替他报仇的。我会替师门所有人报仇的。就算是堕入魔道……”

       李轩忽然觉得有点看不透这个少年了。虽然他知道修鬼道的人大多有双面性格,但能把两种性格分得这么开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你会去虚空山庄吗?”李轩便是来自虚空山庄,那个无数鬼道修炼者所向往的地方,想来这个少年也会去的吧?

        “你怎么……”乔一帆哪里知道李轩所想,还以为他竟然看透了自己的秘密,心里只是愈发觉得这个人很厉害,“我想去,可我不知道在哪里。”

       我可以带你去啊。李轩差点就脱口而出,自己不知道怎么就对这个第一次见到的少年有了好感,还真是奇怪。不过既然少年有所求,自己便要把握好机会。

        “我可以带你去,但是你要随我一起修鬼道。”李轩没有拐外抹角。

        “可以,只要你告诉我虚空山庄在哪里。”

        “先别急着答应。我所说的鬼道不是普通的鬼道。”李轩对乔一帆笑了笑,露出了好看的白牙,“而是布阵困敌,随之将其一举歼灭的阵鬼之道。”

 

       阵鬼的修行需要极强的大局观。在这一点上,乔一帆相当的出色。

       李轩满意地看着乔一帆操控着一个个鬼阵,把周围所有能威胁到他自己的空间全部由自己所掌控。鬼神之力在太刀上如同水的波纹一样一圈圈荡开,随后慢慢输入到所有鬼阵之中。

        “唔……做得很不错,你果然很有天赋。”李轩站在旁边指导着,“你只需多注意一下每个鬼阵之间的衔接,不要留下任何空当给敌人可乘之机。”

        “是,李轩前辈。”

        “你看,就像这样。”李轩提起手中的太刀四轮天舞,鬼神之力在其上疯狂地涌动却被严密地控制着,随手布下一个暗镇,紧跟着又一个瘟阵,太刀上的鬼神之力除此之外没有丝毫浪费。

       此时的李轩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四周环绕着的全是阴冷的气息,一丛丛的黑雾从他脚下升起,仿佛是变成了真正向人索命的鬼差一样。

乔一帆还是第一次见到能将鬼阵使得如此出神入化的人,心中对李轩更多了几分敬佩。

        “守住本心,那是鬼道与魔道的边界上最后一道防线。”李轩不带感情的声音响起,他的身影就如同真正的鬼神一样,鬼道之神。

 

       虚空山庄的位置鲜少有人知道,当然这对于李轩来说并不算什么难题。他一直没有告诉乔一帆,他便是当今虚空山庄的少庄主,被称为逢山鬼泣的第一阵鬼。

       只是这个称号对李轩来说多少有些苦涩,什么第一阵鬼,呵,这世上修鬼道的人本就不多,修阵鬼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所谓的“第一阵鬼”又能说明什么呢?

       小镇上的客栈只剩最后一间房,两人没得挑只好一起住进去。李轩大度地把床让给了乔一帆,自己则盘膝坐在地上闭目冥想。

       还有不到三日就可以回到虚空山庄了。这一次出来,李轩本就是为了采一味药给病重的老庄主治病。多年前七个门派围攻中草堂,杀得片甲不留,烧了所有的草药,却没想到庄主最后却需要当初中草堂特殊培养的一味药来救命,还真是讽刺。

       幸好还有一些药材流落在外,才让李轩寻到了。回程途中又遇到了天资出众的乔一帆,正好一起带回去,老庄主知道了也会高兴的吧。

       乔一帆坐在床上,看着李轩身上鬼气缭绕,心里默默对他又敬佩了起来,连睡觉时都不忘修炼呢。当年逃出生天,却因身体原因无法继续修炼剑道,只得与鬼差立誓修炼起了鬼道。

       和一般的鬼道修习者不同的是,为了得到更强的力量,乔一帆所立的誓言是以自己的命为代价的。等他杀光了所有仇人之后,他自己的命也会如约被鬼差收去,永世不得超生。

       为了报仇,他别无选择。

       一夜无梦。

 

        “跟紧我,过了这段迷雾还有两个关口。”李轩回头嘱咐乔一帆,见他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索性拉过了他的手。

       乔一帆触电般清醒过来。

        “不要跟丢。”李轩没有放开手,一步一步带着他走进了迷雾深处。

       重重大山对虚空山庄来说是最好的天然屏障,除此之外,鬼气迷雾,百步石林,双月幻阵为三道关口。只有通过这三道关,才能见到真正的虚空山庄。

       如今第一道关被李轩轻松破去,乔一帆不禁开始怀疑起李轩的身份。

        “第一关是鬼气迷雾。但凡修炼了鬼道的人,自身都会对鬼气有抵抗力,而这第一关就只剩单纯的迷雾,只要认准一个方向直着走就行了。”李轩看出了乔一帆有点魂不守舍,“守住心神,否则你过不去第三关的。”

       乔一帆听闻马上收回所有不相关的念头,却也奇怪怎么自己今天心神动摇的这么厉害。

       是因为马上要和这个人分别了吗?和他约定好跟他修习阵鬼之道,他就会带自己来虚空山庄。而马上就要到了目的地,自己的复仇计划也即将完成……

        “阵鬼之道可不仅仅是我之前教你的那些皮毛,喏你看,第二关的这片石林就是由鬼阵演变而来的,由暗阵,灰阵,和静默之阵所组成的。”李轩牵着乔一帆的手一直没有放开,“跟着我走。”

       奇形怪状的石头上的确如李轩所说散发着鬼神之力,乔一帆暗暗心惊,这若是自己一人独自硬闯,恐怕也要吃不少亏。

       三关破其二,最后一关也遥遥在望,只是此时李轩握住乔一帆的手又紧了一些。

        “我不知道你会在虚空山庄停留多久,但答应我,办完事后来找我,我会教你最后一个鬼阵。”李轩有点不好的预感,但这种感觉一瞬即逝无从捕捉。

        “我……如果我还活着……”乔一帆小声说着。

        “哈哈,走,让你来见识一下虚空山庄最厉害的一关,双月幻阵。”也不知道李轩有没有听到乔一帆的话,只是他依旧紧紧地握着乔一帆的手,走进了幻阵之中。刀光闪过,落在乔一帆身侧,让他差点跳起来。但手上的被握住的力量却好像在告诉自己不要怕。

        “守住心神,这些光影并不会伤害到你的身体,倒是会钻入你心神中的漏洞。”李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乔一帆只感觉放心了几分。

       一道道光影斩在身前,正如同以往的自己,也是这样狠厉地将仇人斩杀在刀下。怪不得李轩说自己只差一步就堕入魔道,长此以往,自己真的会迷失心智,不要说报仇了,也许还会伤及无辜。

       本心。

       鬼道与魔道的边界。

       守护与复仇的边界

       生与死的边界。

 

       进入虚空山庄,乔一帆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这里和外界的城镇街市并没有什么不同,人来人往无比热闹,本以为山庄该有的样子却一点也没有。

        “惊讶吧?”李轩脸上有笑意,“虚空山庄虽然叫做山庄,实则却是重重大山中的一座城,这里有很多修习鬼道的人。而虚空真正的核心就在城的正中,跟我来。”

       乔一帆已经习惯了李轩手掌的温度,可这么被牵着穿过大街,被这么多人看着……还是多少有些不好意思的。

       这就像是人们所说的,相濡以沫的感觉吗?

       忽然有一个人不知道从哪里蹿到了李轩面前,“少庄主回来了?快,老庄主快……”

       李轩神色瞬间变得凝重起来,却没有注意到乔一帆的表情一冷,默默抽出了手。

        “走,我们回去!”

 

       李轩对乔一帆没有一丝一毫的防备,带着他来见老庄主,想要告诉老庄主自己找到了怎样一个天才,也想要问问老庄主自己为什么总会对这个少年有种奇怪的感觉,就像心里住进了几只小虫,时不时的总是瘙痒难耐。

        “我认得你。”这却是老庄主看到乔一帆后说的第一句话,却没有阻止乔一帆拔出刀。

        “乔一帆你干什么?!”李轩拿四轮天舞的刀鞘架住了雪纹。

        “报仇。”乔一帆此时眼中没有任何感情。

        “这又是何必呢……”老庄主示意李轩不要说话,虚弱地躺在床上,丝毫不见污浊的眼睛直视着乔一帆,“我已是将死之人,你杀了我之后,你自己也……”

        “与你无关。”同样的四个字,正如乔一帆和李轩最初相识时说的一样。

        “乔一帆,你若想杀老庄主需得先杀了我!”李轩拔刀,鬼神之力蔓延开来,整个人变得无比冷漠。谁都看不到,在这阴冷外表下他那颗为了乔一帆而跳动的心。

       刀起,鬼阵布下。

       一时间狭窄的空间里已经被无数鬼阵充满,让人分辨不出究竟哪个是李轩所布下的,哪个又是由乔一帆所布下的。

       每挥出的一刀,总会被另一刀精准地拦住。两人打得不相上下,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

       李轩微占上风。

       鬼阵越布越密,如今的空间只够两人各自再布下一个鬼阵了。胜负就在这一瞬间。乔一帆抓住机会,心神聚拢布下了最后一个炎阵,鬼神之力倾洒而出。一举引动所有鬼阵,鬼神之力爆发着,这是鬼神盛宴!

       李轩也不示弱,最后一滴鬼神之力从太刀四轮天舞滴落,引发了最后一个鬼阵。

       刀阵。

       什么?!竟然只是一个刀阵?一个只是增加了己方力量的刀阵?而不是抓紧时机施个冰阵或炎阵,哪怕只是个暗阵也可以啊!李轩究竟在想什么?!

       绚丽的光影之后是死一般的沉寂。

       李轩倒在地上,对着拿刀指着自己脖子的少年笑了。

       对你,我终究还是下不了杀手啊。一声轻叹,荡在李轩心间。

       他们两个人无论是谁,都无法对彼此下杀手。

 

       乔一帆挥刀,斩向了床榻上病弱的老庄主。最后一瞬间,老庄主眼中只剩下怜悯和懊悔。这个孩子本不止于此,他那与鬼差立誓交换来的强大力量又怎能瞒得过眼光毒辣的老庄主呢?

       可这誓言的代价,终归是要付出的。

 

       李轩再次睁开眼时所看到的,不是已经倒在地上的乔一帆,也不是早已没了气息的老庄主,而是一个鬼差。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鬼差,他在最初修习鬼道时也曾与鬼差立誓,帮鬼差做一些琐事来交换修习鬼道一些偏僻的法门,这是相当常见的事。

       他看出了乔一帆受过重伤,也才有机缘见到鬼差得到法门,却没想到他这是拿他自己的命来换的力量。

        “你已报仇,依照誓言,我将收回借给你的力量和你的三魂七魄。”黑衣鬼差将锁链套在了乔一帆身上。

       李轩张着嘴,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被鬼差压制着身上的力量,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鬼差带走自己最重要的两个人,老庄主和那个少年。

       鬼差走的比来时还快,只是在消失前的一瞬转过头看了李轩一眼,眼里有阴冷的嘲笑。

 

       那是李轩无法跨越的边界。

       身为人和鬼的边界。

 

        “我还没来得及教会你最后一个鬼阵……”

 

       乔一帆只留下了那一把太刀雪纹。

       那真是一把好刀。

       所有来到虚空山庄的人都会称赞庄主摆在殿里的那把刀。

       它比庄主随身携带的四轮天舞略长了一寸,银白色的刀鞘真的如雪一样包裹住了锋利的刀刃。

       庄主对这把刀格外地珍视,不准任何人接触,就连他自己也从不会去触摸。

       因为他知道,那里正是他的边界。

 

       爱与悲的边界。

 


《边界》完

评论

© AR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