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ENE

手癌晚期已岂料
放完稿/试阅的地方

[全职][李乔] 打碎一个玻璃瓶 END

沧山懒癌:

-恭喜合志《六千万》完售!主催说可以放文来骗更啦!

-现在看看,觉得这篇脑洞真是清奇==



打碎一个玻璃瓶

By 沧山懒缘



1. 从前,有一个玻璃瓶

 

一切都按照剧本进行,天灾、战争、饥荒、瘟疫降临人间。

人们不再信任彼此,反而相互仇恨、陷害。但这些都只是灾难的开始。末日到来的那天,整个星球上的人类都陷入绝望。曾经被大洪水毁灭过一次的人类文明,将葬身于火海之中。

那景象真是连地狱都比不上的。

唯有一艘飞船逃了出来,承载着整个星球的希望,带着无数人的期盼。他们被称为神所选中的人——无罪的人。

呵,无罪的人。

他们并没有注意到,在整个世界被完全毁灭的那一瞬间,有另一艘较小的飞船也逃出生天。略显陈旧的舱身以及拖着一条长长火焰的舱尾无不使飞船中的气氛降至冰点。

没有人选择放弃。

身体从此被烙印上灼伤的痕迹,却有着比谁都还要坚韧不屈的心。他们被所谓无罪的人视作异端,被自称神选者的人围追堵截,却从未认输或服软过。

不抗争便只能灭亡。

剧本里从没有提到过这些——在净化和审判之后仍然存在的纷争。

 

“报告舰长!我们在半个地球月前发现的一颗适宜居住的行星刚刚得到证实,已经被敌方CG-078舰占领!”为了永远铭记故乡,这艘战舰上仍然采用着地球时间。

听到最新情报,XK-057战舰舰长李轩面色阴沉。

“让他们捡了个便宜。也罢,不过是个第三备选而已。”

当年逃脱出来的两股势力早已逐渐扩大,各自所拥有的战舰也从最初的一艘发展到如今的数十艘。XK-057便是前期发展出的主力战舰之一,而李轩已经是这艘战舰的第三任舰长了。他的风格不可谓不果断凌厉,又善于冒险,勇进勇退,这使得敌对势力视他为相当难缠的对手。

“隐藏形态,继续向首要目标前进,随时准备查探第二备选和第四备选的情况。”下达指令后,李轩将预期航线图调到主屏幕上默默分析着什么。

无人敢去打扰。

副舰长吴羽策坐在舰长席左侧,看着眼前小屏上资料再对比主屏幕上的航线图微微皱眉。

“舰长,这里有些奇怪。”手指在操作台上飞快地敲过,吴羽策在小屏上圈出在第二备选星球表面上的一点,不仔细看还真无法确定那里到底有着什么。

主屏幕上马上被调换出和副舰长小屏上同样的图——荒凉的第二备选行星全貌。第一眼见到的便是一条条干枯的河床,简直和他们曾经的故乡在临近末世时的景况一模一样。

整个指挥舱中的人全都屏住了呼吸,只余下副舰长的手指敲击操作台的声音。

“就是这里。”敲击下最后一个按键,吴羽策没再出声,屏息注视着第二备选行星在屏幕上旋转至一个角度后停下,随之某个区域被不断放大,直到舱内响起了人们惊讶的抽气声。

有一抹绿色绽放在本不应该有生命存在的土壤上。

 

第二备选的位置略微偏离了预订航线,如果绕路过去查探就无法保证百分之百占领首要目标。李轩沉思片刻,“我需要知道敌方战舰的具体位置。”

指令被下达后马上执行,无数情报汇集到首席情报官李迅面前的屏幕上,快速整理完毕后直接被传输到主屏幕上,以XK-057战舰为坐标中心显示出敌方各个战舰的位置。

XK-057并不是火力最强的战舰,也不是行进速度最快的战舰,但却以隐藏自身形态和准确获取敌方情报闻名。这其中必然少不了首席情报官的功劳。

“报告舰长,敌方战舰位置已全部被获知。目前只有CG-164舰离我方战舰最近,依照其航线来看,正是去往第二备选目标的方向。”

主屏幕上显示出CG-164舰的速度和方向,李轩没有迟疑,下达了他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条指令。

“将第二备选目标设为首要目标,采用第三级别推进,在敌方之前赶到!”

 

 

2. 有水倒入玻璃瓶中

 

荒芜的大地,狂暴的风沙,本应毫无生机的土地上却有一个地方和周围环境格格不入。

那似乎是一个生命体,就像是曾经人类的故乡星球上随处可见的植物嫩芽。

「你想不想长高?」

叶子微微抖动了一下。

「你想不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叶子停住了动作,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别担心,我们不会伤害你。」

感受到了话语中传来的善意,叶子试探地动了动。

善意持续。叶子终于忍不住了,欢快地在风中舞动起来。

 

“舰长,我们现在还没有任何关于这个生命体的资料,这样做也太危险了。”情报官李迅苦口婆心地劝着,“即使需要近距离接触研究,舰长也不必亲自去啊!”

整个指挥舱内能劝动李轩的恐怕也就只有李迅这个和他有着四分之一血缘关系的堂兄弟了。其他人难免觉得有些不妥,可又都不敢越权干涉。况且即便是李迅,也很少这样做。

“我知道这样做有些冒险,但我更不能把任何危险的机会留给其他人。”李轩说得斩钉截铁,“如果有意外,你们知道该怎么做。”

一直沉默着的副舰长终于出声了,“执行B计划,马上脱离并隐藏形态,全舰听从副舰长指令。”

李轩点点头,转身离开指挥舱,去往准备室更换防护服。在经过副舰长身旁时,他听到了一向将个人感情排除在工作之外的副舰长难得说出的两个字。

——“保重。”

 

经过了漫长的准备,仅供一人乘坐的采集舱在目标地点平稳着陆。李轩有条不紊地操作着舱外仪器进行环境探测。这里虽然并不是最初计划中的首要目标,但也曾经是作为第二备选的适宜移居的星球。可是依照现在传输回来的数据来看,情况不容乐观。

这里并不适宜人类生存。

李轩将目光投向那株特殊的生命体。刚接收到的数据表明,这是整个星球上唯一的生命——至少是满足人类所定义的生命。

 

「你好。」

简单的一句问候,并没有盲目靠近。

叶子有些迷惑,刚刚还远在天边的声音,为什么现在竟会在离自己这么近的地方出现?

「你还记得我吗?」

叶子微微抖动作为回应。

采集舱的机械手臂缓缓移至叶子面前。

「跟我走,就能看到你从没见过的世界。」

叶子迟疑。这个声音听起来很沉稳,安全感由心而生,但叶子还是有些舍不得这片故乡的土地。这里的环境虽然恶劣,并没有其他生命的诞生,甚至连在宇宙中流浪了很久的舰队都不愿移居,但这里毕竟是家啊。

 

采集舱里忽然响起了提示音。

“报告舰长,CG-164舰正在靠近,采集务必要在一个地球时内完成!”

一个地球时,够了。

机械手臂又往前移了移,像是对叶子做出了一个邀请。

维持着这个动作,李轩静静等待着。

过了很长的时间,长到从主舰传来的联络员的声音越来越急,长到XK-057舰马上就要进入敌方的攻击范围,长到让人以为这个星球上唯一的生命体睡着了。

真的好像是睡着了,一动也不动。

采集舱里传来急促的警报声。

“舰长!主舰即将进入敌方攻击范围!”

李轩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生怕有任何过大的波动影响采集工作。

「别担心,慢慢考虑,我会等你。」

叶子晃了晃,弯下腰,传来一股抱歉的情绪。

李轩有些惋惜,看来这个生命体不想离开,他也无法强求。叹了口气,任务以失败告终,只好尽快返回主舰再做下一步打算了。

正当他准备收回机械手臂的时候,叶子开始忽然以极快的速度生长,绿色的藤条攀上了整只机械手臂。

「抱歉耽误你这么长时间。我跟你走。」

机械手臂收入舱中后,藤条像是仔细打量了一下李轩作为人类的形态,没有丝毫犹豫,竟控制自身改变成为了和人类相似的形态。

还可以这样?李轩不禁想起了从前在故乡星球上流传广泛的传说怪谈,或许那些故事并不是无凭无据的。

少年睁着眼睛,好奇又有些羞怯地望着他。

 

 

3. 玻璃瓶中装着一半的水

 

李轩皱眉看着研究部传来的报告,得到的结论除了外形和人类高度相似之外再没有别的进展了。翻出另一份报告,里边的一句话让李轩更坐不住了。

那个生命体的精神状况很不好,似乎很紧张。

李轩赶到研究部,和负责人打了声招呼就走进了培养室。

守在一旁记录数据的实验员告知,生命体刚刚结束一项检查,消耗了很多体力,现在已经进入休眠状态了。

透过玻璃窗看进去,依然维持着少年形态的生命体果然靠着墙角睡着了。

李轩穿好防护服,打开门走了进去。似乎是感受到熟悉的气息,少年睁开了眼睛,没有丝毫戒备。屋外的实验员相当惊讶,之前每当有人接近的时候,生命体都会表现出紧张的情绪,并抵抗他人的靠近。这也导致了每项检查都耗费了研究人员极多精力,更别提得到什么有效的成果。

见对方没有排斥,李轩干脆也靠着墙并排坐下。

“这个世界,很奇怪。”少年,也是那个生命体开口说了第一句人类的语言。

“这里是XK-057舰,一艘很大的战舰,能带人在太空中旅行。”李轩尽量挑着不是很复杂的词汇,“这里是我的家。”

“家?”少年并不太懂。

“现在也是你的家。”李轩放慢语速,他不知道这个生命体的学习能力有多强,只能像教导每一个普通的人类孩子一样慢慢和他对话。

少年这回听懂了,却摇摇头,“我的家不在这里。”

李轩想起了那个环境无比恶劣的星球,那个已经被放弃的曾经的目标。

“那里是你的故乡。这里是你的家。”

少年似懂非懂,“有你在的地方,就是家吗?”

李轩一怔,对上了少年满怀期待的双眼,露出一个微笑,点了点头。

 

少年的学习能力很强,很快就记住了这个面部表情并模仿着做了出来。李轩下意识地想抬起手摸摸他的头,就像对每个他这个年龄的孩子做的一样,却看到了自己身上所穿着的厚重的防护服和手套,以及那防护服之下带有灼伤痕迹的手臂。

抬着的手在空中停顿了几秒钟后又被放下。

“你的代码是生命体BM-001,不过我想你还需要一个名字。”

“名字?就像他们都叫你‘舰长’一样吗?”

“‘舰长’只是一种职位的称呼,而我的名字是李轩。名字是一种特殊的称呼,它包含了很多人类才有的感情在其中。”

“李轩……?”少年试图带着他少得可怜的感情念出这个名字,有些紧张,有些疑惑,也有些莫名的信任和依赖。

李轩再次对这个少年的学习能力感到惊叹。在宇宙中流浪的这些年,他们未曾没见过许多半生命体,却从未有过一种像这个少年一样,能和人类交流到这种程度。虽然这样的交流在某种意义上仅限于他一个人和这个少年之间。

“就叫你一帆吧,也希望我们接下来的行程能够一帆风顺。”李轩对他笑了笑。

“一帆……”少年仔细地品味着。

他喜欢上了这个名字和那个给他名字的人。

 

 

4. 玻璃瓶中的水进入瓶颈

 

“据我们目前得到的数据来看,生命体BM-001拥有着极高的智慧,甚至超过了我们在座所有人。他的学习能力尤为突出,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理解并掌握包括语言在内的各项能力。或者说,他能很好地模仿人类,并且完美地伪装成我们中的一员。”

听着研究部主管的报告,与会众人态度不一。一方认为应该将其培养起来,留待日后进一步研究,也许生命体BM-001将会成为与敌方对抗中的制胜法宝;而另一方则严肃指出这是在玩火自焚,仅从目前掌握的情况就能看出生命体BM-001是一个祸患,更别提还有很多未知的数据。现在应该要做的是立刻放生或干脆销毁他。

最终众人还是采用了最原始的方法来决定生命体的去留——投票表决,少数服从多数。

六比五。

很接近的结果。

舰长李轩对这个结果并没有太大意外。他并没有参与投票,但结果依然需要由他来宣布。

“留。”

 

相安无事度过了一个地球月的时间,XK-057舰也踏上了继续寻找新适居地的旅途。并且幸运的是,他们相继发现了三个新目标。与此同时,生命体BM-001也在飞速成长,当然,这一切都离不开舰长李轩的频繁到访。就连培养室的实验员们都私下打趣,不如让舰长直接搬过来一起住好了。

“小葛,今天又是你值班啊?”李轩平日里还是很随和的。

“是啊,舰长今天也很早呀。”实验员递过去一套防护服,帮李轩穿好后才打开了门。

进去之后发现少年还在睡,李轩轻轻靠近了床边。

曾经他也想过,将这样拥有着高等智慧的生命体圈禁在小小的一间培养室里是否有些不人道,却被少年一句“这里就是家啊。”反驳得没有话说。

有时他也会陪着少年坐在床边一起看舷窗外的宇宙。他总会觉得在宇宙面前自己显得无比渺小和孤独,但少年却说,“每时每刻都能看到不一样的星空真好。”

无论他是去是留,李轩都没有任何意见。因为他完全当对方是一个和自己完全平等的人,并非研究物,也并非生命体BM-001。

但恐怕整个战舰中也只有他会这么想。

“你来啦?”少年终于睡醒了。

“早上好,一帆。”李轩回过神,笑着问候。

“为什么你总是穿着这一身防护服呢?”揉了揉困乏的眼睛。

李轩被问得一时答不上话来,还好对方也只是嘟囔了一句,并没有很在意答案是什么。

“最近感觉很累,睡醒了也提不起精神来。”

李轩沉思,“会不会是精神负荷太大,这个形态的身体无法提供过多的能量支持?”

少年摇摇头,“我一开始也是这么认为,也做过了相应的调整,可还是没用。”

“我会去让研究所的人注意的。”李轩有些在意,虽说只是普通的困乏状态,但既然他主动提出来了就说明了问题的严重性。

如果说整个XK-057舰的安危在李轩心中排第一位的话,那么这个少年在他心中的位置恐怕无人能及。

说不清,道不明。

他是不同于舰中任何一个人的,特殊的存在。

 

李轩没有在培养舱停留太久,将情况反应给研究所负责人之后,他便准备回指挥舱继续帮助分析确定更多新目标和航线。

但就在他刚刚踏入指挥舱的那一刻,情报官李迅面前的屏幕上忽然像潮水般涌出了无数条警报信息!

 

本舰进入敌方CG-213舰攻击范围!

本舰进入敌方CG-043舰攻击范围!

本舰进入敌方CG-118舰攻击范围!

本舰进入敌方CG-097舰攻击范围!

本舰进入敌方CG-351舰攻击范围!

XK-057舰已被敌方战舰包围!

严重警告!生命体BM-001遭受不明病毒片段感染,任何人请勿靠近培养舱!

严重警告!生命体BM-001遭受不明病毒片段感染,任何人请勿靠近培养舱!

严重警告!生命体BM-001遭受不明病毒片段感染,任何人请勿靠近培养舱!

 

 

5. 玻璃瓶中刚好装满了水

 

所谓的内忧外患不过如此。

李轩马上分析出XK-057舰内出现了叛徒。虽然他不愿相信,但这是唯一能解释为什么在隐藏形态的情况下依然会被敌方发现,并且毫无预兆地被包围。至于生命体遭受病毒片段感染一事也并不是完全没有预兆的,足以见得叛徒是处心积虑计划好了这一幕。

怎么办?!

逃离敌方包围圈是主要目的!

“全体注意!维持原目标不变,采用第四级别推进冲出包围!”

下达完指令后李轩就将指挥权交给了副舰长。硬拼是行不通的,他们必须先要脱离包围才行。但此刻李轩却有另一件事需要去做——找出叛徒。

舰外情况危急,不过毕竟和敌方战舰仍有一段距离。李轩在心里自我安慰着,却也无法抗拒那一点私心。他更想确认那个少年的安危。

可是当李轩终于赶到研究中心的时候,他却仿佛看到了如同当初末日降临一样,地狱般的景象。

以培养舱为中心,到处都是爆炸后留下的碎片,以及来不及逃开的研究人员血肉模糊的残肢。

四周寂静无声。

脚步声惊动了引发爆炸的罪魁祸首,少年回头看向来人,眼中有着复杂的情绪。原来不知不觉中,他也已经学会了这么多的情绪——有后悔,有无奈,有愤怒,有悲伤……

对不起……

潜伏在他体内的病毒片段在那一瞬间爆发,使得他无法控制自己。

第一次,他知道他竟有如此之大的破坏力。身边一切事物似乎都被自己所掌握着,一个念头就能扫清周围所有障碍,或是撑起一把保护伞使自己免受其害。但好像又没那么简单——宇宙间永远有着守恒定律,得到力量的同时,透支的是他自身的生命力。

也是第一次,他看清了自己与旁人的不同,与战舰上任何一个正常人类的不同,与眼前不远处站着的这个人的不同。

“我找到了那个人,病毒片段的来源……”受到病毒影响,少年的嗓音无比沙哑,“他死了……”

李轩听懂了。

这一次,是他唯一一次没有穿上防护服,迈过废墟,走到少年面前。

“一帆……”只有他叫过的名字,却好像早已经有过成千上万次的练习一样顺口,让他怀疑他们是否曾经在另一个平行空间相遇过。

战舰的存亡少了叛徒的隐患,就只剩下敌军包围的危机了。

少年似乎能读懂李轩的想法,心中做出了一个决定。

“我不能留下来了。”

李轩沉默。

“但我想最后再帮你一次,李轩。”

少年很少这样叫过他的名字。不,是几乎没有过。但此时叫起来却丝毫不觉得生疏。

“我来帮你们断除后患,减缓战舰的压力。”少年轻轻抬手,脚下的废墟碎片就被清空。

李轩瞳孔微缩,他注意到了一丝若有似无的灰斑爬上少年的手臂,“可是你自己……”

“病毒片段被植入得很深,需要很长时间来恢复。”他放下手,低头轻声说着,“可是来不及了。”

来不及了。

李轩是舰长,肩负着整个战舰的责任。有些时候他必须放下私人感情,更多的去考虑其他人的情况,这个他称之为“家”的地方的安危。

但是,显然这次,李轩没有迟疑。

“我陪你一起去。”李轩早已将他视为战舰中的一员,身为舰长,李轩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你还需要一个助手来操控飞行器,在完成任务之后带你回家。”

少年抬起头。

李轩伸出手,没有穿戴任何防护的手。

 

 

6. 打碎玻璃瓶

 

“XK-075,这里是XK-A03,敌方CG-043已被我方控制。”李轩冷静地联络主舰。

少年瘫坐在助手席上,他也是第一次如此运用自己的能力。仅仅是凭借远距离的思想渗入来操控敌舰动力炉中的一个小零件,也已经透支了他的体力。

李轩投过去一个关切的目光。

得到答案:没关系,继续。

夺目的光辉和火焰成为了这个战场上的焦点。CG-043的爆炸显然乱了敌方阵脚,XK-075抓住机会反击,重创了CG-118舰。

开在宇宙中的烟花,很美,也很残忍。

但弱肉强食一向是不容置疑的定律,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接连又有两朵巨大的烟花绽放,没有人欢呼庆祝,也没有人悲恸流泪。

XK-A03飞行器中的少年面无血色,一抹暗灰色悄悄爬上他的脸庞,没有人知道他究竟透支了多少生命力。他目视前方,却用余光关注着李轩的一举一动。操纵着飞行器,从哪种角度,以什么样的速率前进,或是迂回或是直线移动着,最终李轩总能留出一个恰好的位置给他,辅助他更好地完成精确的控制。

这种默契好像是天生就有的,这只是他们第一次配合,但很可惜,这也是最后一次。

只剩下一艘敌舰了,然而对方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舍弃了原有目标XK-075,转头朝这个小小的飞行器发起了攻击。李轩操纵飞行器做出闪避,对方却越逼越紧。论战斗力,飞行器肯定是抵不过一个完备的战舰的,但毕竟也有其优势——灵活。闪避的同时他也在尽量尝试和主舰汇合,可是敌舰的火力封锁太彻底,根本不给他一点机会。

“我来……”少年努力撑着助手席旁的扶手。

“不行!”李轩一分神,差点被一波攻击擦中。

“不然……没机会了……”

努力在飞行器前撑起屏障,抵挡着敌舰的火力。

“一帆!——”

真可惜,已经快要听不见那个声音了。

他明明那么大声地喊着,却听不见了。

 

这一生就像是往一个玻璃瓶中倒入水这个过程一样。

少有感情流露的他,和如白纸般的他——是一个空空的玻璃瓶。

第一次交流对话,和第一次羞怯对视——是水流注入的开始。

家的定义,和得到的专属于他的名字——是已经装满了一半水的玻璃瓶。

若隐若现的征兆,和突如其来的警报——是进入瓶颈的象征。

当他伸出了手,两人决定一起同行时——是装满了水的玻璃瓶。

而现在,当死灰色终于要覆盖住他整张脸的时候,时间却好像忽然停止了。

在宇宙中流浪很久的人类已经太久没有体验过这样的激烈情绪。可这种不该出现的情绪却又在瞬间被抚平了,好像有一只温柔的手在安抚受惊不安的心。

 

该是打碎玻璃瓶的时候了。

 

那是比宇宙中的烟花还要夺目、刺眼的光。

打碎了一个装满水的玻璃瓶后,迎来的是新生。

原本挡在面前的敌舰已经彻底消失了。李轩连忙转头看向助手席,却再没有找到少年的身影。

在他曾经坐过的地方,留下来的只有一颗黑色的种子。

李轩小心翼翼地将种子收入怀中,用心去感受那其中极其微弱的生命的气息,并期待着他的下一次发芽。

下一次,一定要好好保护你。

不远处,是朝着这艘小小的飞行器缓缓驶来的XK-075战舰。


评论
热度(37)
  1. 沧山懒癌沧山懒癌 转载了此文字  到 ARENE

© ARENE | Powered by LOFTER